【寂寞哥】殺出傳說 第五十章 紅樓之變(下)。

達人殿堂

 
    

  第五十章 紅樓之變(下)   就在眾女驚呼的同時,夔魅嘴角忽地上揚,內元湧動間,臉容再次讓七彩流 光給掩了去,又恢復了沒頭沒臉的最初樣子。   可即便夔魅將面容掩去,但剛才那一張讓所有人錯愕的臉,卻早已清晰的映 在每個人眼底——一個島上無人不識的人!   孟青兒首先發難,怒叫道:「還遮什麼!時輪大會還沒開始,你就闖我紅樓 ,邙山老怪你存的是什麼心?」   此時眾女也各自議論著,紅樓之中,誰不認識邙山魔聖這個樓主的好搭檔? 當初邙山魔聖力援紅樓樓主取得上屆的「時輪」之舉,紅樓上下哪個不知誰人不 曉?時輪大會乃百年盛事,如此盛會中,紅樓弟子除了當時還未出生的小丫頭之 外,誰又會願意錯過觀戰的絕佳機會?而且邙山魔聖與紅樓素有往來,要不認出 他這號大人物,那難度還真不一般。   夔魅懸浮在半空,先是乾笑幾聲,然後才朗聲說道:「在下是在下,怎麼會 是什麼邙山什麼的,小青兒妳肯定認錯人了,那個邙山什麼的,有在下帥嗎?肯 定沒有嘛。」   「放屁!」孟青兒大叫:「剛才你的隱形光罩讓我二姐打散,早就露了真面 ,現在再要遮掩,會不會太晚了些?還是你當我們紅樓上下都瞎了不成!」   對於孟青兒的質問,夔魅不置可否,他根本一點也不在意,只是心想著:「 老怪物你可別怨我,情勢所迫啊,我也是萬分無奈才讓你頂缸的,嗯,反正『那 東西』是你要的,總不能讓我來當這代罪羔羊是吧?代勞無罪啊,哈哈,對不住 啦!」   也不管是不是犯了眾怒,夔魅目光所凝,全是校閱台裡那位一弦轟飛他的美 人——紅樓副樓主,殷九妃!   他拍拍兩袖,作勢微整衣衫,笑道:「承大美人賜音,在下方有幸得聞如此 天籟啊,嘖嘖,實在是了不起的絕技,真正了不起啊!」聲音不大,卻是一字不 漏地傳進殷九妃耳裡。   隨即,校閱台內,殷九妃清脆悅耳的聲音悠悠傳出:「讓魔聖見笑了。」   「哈哈,哪裡哪裡……」夔魅拱手笑對。   也不知是有意還是無心,夔魅這一答腔,便等同默認了他「邙山魔聖」的身 分,眾女頓時從半分猜疑變成了完全認準!   校閱台內旋即傳來一聲輕笑,想必殷九妃也沒漏聽了夔魅的「默認」,她直 接開門見山地說道:「魔聖親駕,有失遠迎了,不知深夜到訪紅樓所為何來?」   夔魅也不隱瞞,對他來說,反正現在有「老怪物」幫著頂缸,那還有的怕? 哈哈笑道:「是在下叨擾了,其實我也不想擾民啊是不?呵呵,只要拿到在下要 的東西,絕對不會繼續打擾美人們的清夢,真的。」   「東西?」殷九妃月眉微抬,心裡卻已經有底。   畢竟紅樓之內最讓人垂涎的東西並不難猜,只不過知道有「時輪」存在的人 並不多,它是隱密在「裏世界」裡的傳說,對「外世界」的人而言,那是聽都沒 聽過的。所以,換言之眼前這個人便是那寥寥可數的知情者之一了!如此的猜想 ,讓殷九妃更相信眼前這個人就是「邙山魔聖」無誤了!   「是啊,大美人就讓個路,在下拿了東西就走,絕對不會賴在這裡白吃白住 ,您看如何呢?」說話間,夔魅凌空一步踏出,身形竟在不覺間掠前了十丈有餘 ,其速之快,恍若閃電,看的底下眾女目瞪口呆,所謂的高速,指的就是這個了 吧?   然而下方眾女,包括牧鐵心所不知道的是,夔魅地這一步,不僅僅是展現他 的速度。在那一步踏出的同時,龐然的無形壓力早已隨著步伐噴發而出,向著掌 天樓頂的校閱台方向漣漪漫去,更使得夜幕在空氣中也微微的扭顫起來,那是什 麼?是夔魅的一點點回敬啊!   感受到撲面而來的無形壓力,殷九妃沒有多餘的訝異,盤膝在地的她纖指一 勾,一道無形音波如浪排空,自校閱台內席捲而出,就在距離掌天樓壁八丈距離 外,與夔魅所發地無形壓力狠狠的撞擊在一起,隨即爆起驚人的巨響,然而天空 之中,竟沒有激起半點地火花。   眾女尋聲望去,可天空依舊如墨,沒有掌氣交接的星光流火,「邙山魔聖」 還在半空中沒有移動,再將目光轉,副樓主也仍在校閱台內沒有離開,那剛才的 驚天巨響是從哪裡傳來的?沒有人知道,只有已臻武帝四段的孟青兒看出了端倪 ,那是……真正的無形之戰啊!   「看來大美人是不打算讓開了,唉,這樣在下就只能得罪了啊。」夔魅凌空 邁出,一股股無形壓力瞬間撲向掌天樓校閱台!   殷九妃淺淺一笑,說道:「魔聖願意賜招,殷九妃自當領教。」   說話間,殷九妃長袖翻揚,膝上古色玄琴騰空旋轉,倏然凝止時,竟是離地 一尺懸於身前,她纖手申出,玉指扣在弦上,凝指成勾,指一撥,聲飛揚,錚地 一聲,音波疊浪衝出,夜,撕裂!   轟!   眾女仰觀下,星幕中兩股足可震碎虛空、傲視神州地無形氣勁於空中相 會,激盪出駭人心脾地猛烈碰撞!不斷對撼!  轟轟轟轟轟轟轟轟轟——   恐怖的氣浪不斷向四面八方震擴而開,將深鎖於夜的重雲紛紛盪開!   啪哒,校閱台面蛛網碎裂!   夔魅足尖輕點,已然立於校閱台之上,拍手讚道:「大美人好琴藝。」   連波攻擊下,夔魅仍然踏空而至,殷九妃臉上從容,心裡卻暗暗吃驚。雖然 沒止住對方前進地步伐,卻也不是全無收穫。   她美目在夔魅身上停留了片刻,隨即語出驚人地微笑道:「你不是邙山魔聖 。」輕柔地聲音沒有傳遠,只在夔魅耳畔迴盪。   「呃,我不就是嗎?大美人忘了方才眾家姐妹還……」夔魅還待解釋。   不等夔魅說完,殷九妃先一步打斷他的話,說道:「尊駕的形體和語態,與 邙山魔聖相差甚遠,所以你不是他,你是誰?夜闖我紅樓的罪責可是不輕。」   「我怎不是呢?」話間,夔魅內元暗催,臉上七彩流光盡去,隨之顯露出來 的,是一張枯瘦滄桑,幾乎只剩下皮包骨的老臉,更讓人震驚的是夔魅的體態竟 然也隨即變化了起來,而最後的模樣,不是邙山魔聖又該是誰?   「!」   殷九妃很吃驚,因為夔魅的這個變化,讓她想起了恆古久遠以前的一部武功 ,那是「龍影聖尊」的獨門祕招。但龍影聖尊早已不存於天地之間,他的獨門祕 招也理應與他同埋黃土之下才對,然此刻這人所使的招法卻又是如此之像……   「呵呵,大美人再看這一掌!」話畢同時,向獻寶一樣,夔魅舉掌拍出,宏 大的掌形氣勁應聲呼嘯,竟是邙山魔聖的成名絕技「蝕心掌」!   眼看掌氣逼來,殷九妃按在弦上的纖纖玉指旋即勾動,無形音波立時悍然迎 上,轟地一聲,強烈激撞下所產生的氣浪,崩碎了兩人之間的校閱台面!   「蝕心掌!」殷九妃萬分訝異,眼前這個人,不僅容貌體態與邙山魔聖絲毫 無差,更會施展邙山魔聖的成名技,如果不是殷九妃先一步認出那遙遠記憶裡的 武功而認定他「絕不是邙山魔聖」,或許真要被矇騙了也說不定。   「呵呵,沒錯,正是蝕心掌,試問天下間還有誰會?不就是我邙山魔聖嗎? 」夔魅笑問。心裡卻在慶幸早年因一場交易,從「邙山老怪」那裡習得的蝕心掌 ,這回真是派上了用場!   雖然震驚,但殷九妃卻沒有因此被矇騙,因為她認出「蝕心掌」的同時,還 認出了另外一部武功——   「龍影聖尊跟你什麼關係?」不理會夔魅地洋洋自得,殷九妃突然問道。   「!」夔魅臉上的笑容僵住,隨及隱藏在七彩流光背後的眼睛瞇成了一條細 縫。   「天地之間,練有『無相幻身』的人只有一個,你到底是誰?」等不及夔魅 回答,殷九妃的問題接連問出,沒辦法,她心裡實在有太多疑問了。她很想知道 ,真的想知道,因為「那個已逝之人」對她來說,無比重要!   然而殷九妃的問題並沒有得到立即的回覆,反而讓校閱台上陷入一片沉默, 但讓人寬心的是這個沉默,並沒有持續太久。   「呵呵……那妳又是誰呢?能識得『無相幻身』的大美人……妳的身分同樣 讓在下好奇啊,呵呵呵……」夔魅瞇成細縫的眼睛沒有謊言被戳破的錯愕,卻多 了一分令人費解地期待神采。   「……」殷九妃沉默,她沒想到對方會如此反問,但心中若是沒有不能告人 的秘密,就不會因為誰的質問而緊張,可此時的殷九妃,心跳卻是止不住地慢慢 加速起來,她運功極力壓抑不斷狂跳的心律,辯解道:「識得又如何?數千年前 獨步天下的無相幻身,有識者皆識!」   「哇哈哈哈哈哈!」夔魅聞言忽地仰天狂笑,舉臂遙指殷九妃,詭異而細聲 地說道:「對啊,妳說的沒錯,可天下人識得的該是『妖魅幻身』才對啊,妳又 是如何知道這部武功真正地名字呢?呵呵呵呵呵……看來,我們的關係匪淺啊大 美人。」 -------------------------------------------------------------------------------------------------------------- 來源 :寂寞哥

廣告